哑犬.

哑犬-我感谢您,因为我遇见了您。

Writer and Painter·初遇时天光万丈※

万丈天光,浓墨重彩层层叠叠。青穹远山,七八瓣粉白点沾画纸。富士山雏形初现,樱树街道悠长。云掠矮楼,一二点人影交织其中,展开隽逸景致。

精装书本重击在作画少年的发顶,见他一味皱眉不言不语,年纪稍长的青年捋开额前碎发,白净指腹就此点沾调色盘中的色彩在纸面抹开。“构图的独特不能掩饰你用色刻板的事实,小废物君,再没有半点儿进步,你就滚回银座去闭关。”
“是,太宰先生。”

织田作之助因熟悉的声线而向二人看去,皆是陌生却容易引人注意的精致面孔,年纪相仿,估计是十七八岁的光景。

年纪稍小的少年乌发柔软,鬓尾轻轻巧巧贴合颊侧,不时有几缕被风撩开左右摇摆。宽袖风衣在腕处有革质短带束缚,雪白衬衣领口处铺了片考究的衣褶。明灭光影隐约褶皱中,像是欧洲贵族出席盛宴时所悦纳的赞歌与讥讽。
年纪稍长的则双目鸢色晕染,似有枯叶浮于他的视界当中沉沉浮浮,奶金色粘稠的暖阳为他膨松的短发镀了层碎金光轮,却谨慎狡猾的没有映照入他深邃,噬光的眼眸里。墨色长款外衣系了腰腹附近的一枚双排扣,条纹衬衫与深色领结相配合,棉质贝雷帽正用小夹稳固住,连带着别开了一缕鬓发,额角半露。

被少年称作为“太宰”的青年人敏锐觉察到了织田作之助没有半分遮掩,直白的度量视线,偏首朝他看来时目光中携着清晰分明的三分凛冽,却在触及他面庞的那一刹间,所有冷意,悉如春之白雪样消融了。“呀,吵到您了吗?十分抱歉。”言罢未见其神色中有半寸歉意,且有一抹笑意抖开了簌簌寒霜,温柔绽放于唇角。“你——织田作……之助君?”

“是的,您认识我?”
“嗯……我是您的读者,方便给我签个名吗?”

织田作之助稍感诧异,他的作品不愠不火,说不得畅销。多数滞留在书店的货架底层无人问津,愿意将之购买回家填塞书架的人寥寥无几,他委实没有预料到,在这繁华喧嚣的京都能遇见自己的读者。
“感谢厚爱。”他接过对方递来的书与笔——是方才织田作之助所见到的那一本精装书籍,棱角已经磨损粉化了,依稀可见曾耗费心力修修补补过的痕迹。水笔同样在塑料硬壳边缘存有细小裂隙,甚至笔身那防滑的旋纹也消失了一半。时光久远的感觉毋须细嗅,一片堆积了尘埃的时代感早扑面而来了。

此类物件不细致想来,即可明晓其对于拥有者的非凡价值,掌中所托兀然变得沉重,织田作之助不禁轻缓动作,谨慎掀开了封页。他专注万分的沉稳样子缩放入青年的双目之中,与纵逝的失望之色交汇撞击了一瞬,确是仅此而已。眸中铺陈开来的阴霾与人影,须臾散尽。不消片刻,一行笔锋锐利的名字已印留纸面,吐墨恰好未有洇水。“能遇见织田作之助君,今天可以看作是我的幸运日了。”

“我是津岛修治。”
“但是您可以称呼我太宰。”

——太宰,太宰治。


TBC※

评论(1)

热度(11)

©哑犬.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