哑犬.

哑犬-我感谢您,因为我遇见了您。

段子-亲吻

-像是意乱情迷。

舌尖细致舔舐着彼此的齿列,交融津液湿润了口腔,这确是个尽展温柔的亲吻,不知遵循了谁的意愿,仓促却慎重地开始了。或许从太宰治显露他特有的,狡黠与哀愁参半的笑容那刻启,酒精样的迷醉,便侵入了思维,醺醉。

-「中也。」
-「你擅长亲吻吗?」

如是正在准备着一场幼稚的玩笑,中原中也所见的太宰治,目中盛满了孩童即将得到糖果的愉悦。

哼…。
目光狐疑,中原中也喉结微翕,鼻端嗤出一截短音。“你又在动什么歪心思?”他了解太宰治,又不了解太宰治。对其缠缠绕绕冗乱纷杂的思维轨迹,无法理解之时,即直言询问,没有什么值得他产生片刻犹豫感的因素。

-「哈…我猜中了你的回答哦。」
-「中也想来不会擅长这样的事情,并且坦然地厌弃着呢!不过呀,中也,你愿意尝试一次吗?或许…你会喜欢的哦。」

太宰治的语声溶着他惯有的开朗与昂扬,末音尽时,有一场未泯童心编织的玩笑终结了。存着度量意味的视线沿着溅散开来的组字单音坠在太宰治旁侧,尔后攀升凝结于他的面庞—是了,太宰治这样的男人—享受情爱的同时,又排斥着爱人的男人,时而想着做些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,确是情理之中的。

“不愿意。”
-「中也会拒绝我这件事情,我同样是预料到了的哦。」

太宰治轻巧眨动着双目,鸦色睫羽漾出了细小劣弧,裹着笑意窸窣颤抖。
-「不过,抱歉了呀,我没有给你选择的权力哦。」

此时的他们,分立于沙发双侧,这样的距离,无法令太宰治达成他的目的。他不着痕迹地移至这沙发中央,屋内铺陈的一层软毯,恰到好处地掩埋了他的步声,他因此,成功将斜倚在沙发边缘,未设防备的中原中也短暂压制了。太宰治清晰知晓着,自己无法以单纯的武力桎梏中原中也,因此,他指尖拿捏的巧劲柔和且固执,双唇贴合时的力道,同样温柔得过分。

舌尖缓慢地破除防线,轻力碾过敏感的口腔,细心地暗示纠缠,彼此尝得的,是一缕清酒的醇香敦厚,与属于海畔之风的潮湿润泽。

-「感谢款待—感觉如何?」
“啧…没有比这更加恶心的事情存在了。”
-「什么呀…」
太宰治夺来了中原中也的毡帽叩于己首,双掌抻平贴合着颊侧眼尾弯作月牙儿笑得明朗,
-「中也你,分明是在享受着的呢。」
“开什么玩笑…!”

-门阖扉敞,布帘于光海里面,卷出细碎明媚的浪潮,风拂过一室安详宁静。
-此时与太宰治的叛离,距有半年。

评论

热度(23)

©哑犬.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