哑犬.

哑犬-我感谢您,因为我遇见了您。

[周王]灰瓦白墙青石路

人群摩肩接踵,衬衫黏糊在身上,分不清罪魁祸首是汗液还是雨水——大抵是这悬于青空的骄阳。

周泽楷穿着V领的短袖衬衫,浅色牛仔短裤,运动鞋。背着块画板,细碎的刘海染了汗水,沉甸甸的垂在额前。他牵着穿着相似的王杰希,湿漉漉的掌心不断传递着热量。并不是件美妙的事情,他们也甘之如饴。

同无数旅人那般,自不同城市相聚一处的他们抛却了战队事宜,如同私奔一般挤入味道古怪的客车中。一路颠簸,周围是不同地区聚起的陌生的面孔。

没有谁认得他们,乐得自在。

俩人儿蹭着旅社老年团的末班车,品尝着山间顺势流下的泉水,听着几位老人清唱不着调的黄梅戏。后座的老人对前座的一对小年轻格外热情,家乡的特产与他们分食。周泽楷被酱瓜咸得皱眉,王杰希看着辣椒煮出的面条无法下筷。老人们倒是吃的畅快,牛饮一壶果酒双颊染霞,眺望远方的双眸倒映着山林水石。

岁月静好。

周泽楷烦恼于晕车的不适,没精打采地软在座椅上。王杰希低着声音和邻座的老夫妻交谈,熟悉的京片子弥漫出家乡的味道。“年轻人,大拇指掐掐你同伴的内关穴。对了,内关穴在腕关节掌侧,腕横纹上大概二横指,二筋之间。那样他会好受些的!”王杰希试着掐了老人所说的穴位,见到周泽楷并无不良反应也就放心不少。接过老人递来的毛巾敷在周泽楷额前,看着对方虚弱的面容,责备着自己的考虑不周。“杰希。”周泽楷勾起唇角,浅浅的笑意覆上眉眼,“没事。”“瞧你的样子还说没事儿?甭唬我了。”王杰希将对方的脑袋压到自己肩上,微不足道的抗拒也被他眼神镇压,周泽楷嘴唇蠕动半晌,愣是将快要脱口而出的“不好”二字反复咀嚼吞咽了回去。

盘山道路弯弯绕绕,王杰希观望着窗外山林,青翠欲滴的林木瞧着养眼。依稀见着几间徽派建筑,灰瓦,白墙。



巴士将众旅客晃晃悠悠地载到餐馆,二层楼的酒店——不如说,是家餐馆儿。腌制的酱瓜水煮的鲤鱼,醋溜木耳入口时酸得人们一阵战栗。没什么特色的粗糙午餐却是饥饿者的佳肴,瓷盘子传递了几处便空了,老人们咋了咋没什么牙的嘴巴,味觉退化的他们觉得口味偏重的食物甚合心意。

“你饱了没?”王杰希敲了眼细嚼慢咽的周泽楷,他们的碗里堆积着老人们好心夹入的食物,味道不同的汤汁融进米饭,别有番滋味儿。“饱了。”周泽楷的饭量适中,一碗实在的米饭足以饱腹,但他不怎么想辜负老人家的善意。“哦,不要浪费食物,吃完再走。”王杰希分担掉他碗里的部分米饭,转身与亲切的老人家们笑语交谈。

“小家伙这么俊俏,有没有家室呀?我们宏村是个好地方,可适合小情侣们散心了!”王杰希正想答没有,却被斜里探出的手臂揽过肩膀,后背贴紧了熟悉的坚实胸膛。“他有家事了。”周泽楷答道,“宏村的确好,徽派建筑有古典韵味。”老人家听着后辈称赞他欣赏的事物,认为寻到了志同道合的人,乐呵地叙述着宏村的历史。

周泽楷动作隐晦地指了指王杰希的心脏,唇瓣贴近对方的耳廓,“我的。”王杰希握住他温热的手掌,侧目注视着他饱含郑重的眼眸,“嗯,你的。”他的指尖轻点周泽楷的左胸,“当然了,这里是我的。”



沉沉的墨色渲染琼空,直至霞光的余韵消失天际,月夜抵达。旅馆掩映于丛生的矮树间,仰视穹顶,有光辉柔和的星子零零散散。周泽楷裹着半湿的浴巾,烦燥地令频道不断转换,耳畔是浴室淅淅沥沥不甚清晰的流水声。

旅店整洁,设施完善,和王杰希同处一室!可床铺间的一柜之距……

王杰希擦着湿漉漉的短发,周泽楷维持着他进入浴室时环住双膝不断调换频道的状态,紧抿的淡色唇瓣显露着他的不愉。周泽楷酷夏贪凉,总将空调的温度调得过低,往常穿着睡衣倒不至于感冒,现在偏穿着半湿的浴巾坐在风口。

王杰希眉梢狠挑,转身将周泽楷的睡衣扔过去糊了他一脸,对方这才顶着不明所以的眼神透过衣服的缝隙望向了他。“穿衣服,否则各睡各的床。”周泽楷回过了味儿,秒秒钟穿好睡衣注视着王杰希,眼神饱含着期待与渴望。

王杰希窝进棉被里露了双眼睛,侧身拍拍床畔,“睡吧睡吧,俩人儿睡一小床也不嫌得恁挤么。”周泽楷唇角含笑地将对方揽入怀中,低眉轻吻着他的脸颊。“不嫌,杰希晚安。”

“……晚安。”



晴朗的夏日里,骄阳灼的人肌肤发疼,幸得连雨缠绵,浮着水润的夏季便不那么令人烦闷了。

王杰希瞧着水珠顺着窗沿曲折缓行,宏村的降水并没有携带着他料想中的沉闷燥热,反而清爽松快。景区有如丝缕的细雨,柔和而温情,轻啄着旅客们的脸颊,微风将拂去旅途的尘埃。无需支伞,脚踏宏村的黟县青石路,指端掠过稍显粗糙的石墙表面,庭院里是繁密的绿意,沿途购买些宏村的特产,不时聆听着导游的讲解,灵魂将浸于安和宁静的景色里。

“杰希,那柄纸伞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千机伞!”





[END.]

评论(5)

热度(39)

©哑犬.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