哑犬.

哑犬-我感谢您,因为我遇见了您。

Writer and Painter·初遇时天光万丈※

万丈天光,浓墨重彩层层叠叠。青穹远山,七八瓣粉白点沾画纸。富士山雏形初现,樱树街道悠长。云掠矮楼,一二点人影交织其中,展开隽逸景致。

精装书本重击在作画少年的发顶,见他一味皱眉不言不语,年纪稍长的青年捋开额前碎发,白净指腹就此点沾调色盘中的色彩在纸面抹开。“构图的独特不能掩饰你用色刻板的事实,小废物君,再没有半点儿进步,你就滚回银座去闭关。”
“是,太宰先生。”

织田作之助因熟悉的声线而向二人看去,皆是陌生却容易引人注意的精致面孔,年纪相仿,估计是十七八岁的光景。

年纪稍小的少年乌发柔软,鬓尾轻轻巧巧贴合颊侧,不时有几缕被风撩开左右摇摆。宽袖风衣在腕处有革质短带束缚,雪白衬衣领口处铺了片考

段子-亲吻

-像是意乱情迷。

舌尖细致舔舐着彼此的齿列,交融津液湿润了口腔,这确是个尽展温柔的亲吻,不知遵循了谁的意愿,仓促却慎重地开始了。或许从太宰治显露他特有的,狡黠与哀愁参半的笑容那刻启,酒精样的迷醉,便侵入了思维,醺醉。

-「中也。」
-「你擅长亲吻吗?」

如是正在准备着一场幼稚的玩笑,中原中也所见的太宰治,目中盛满了孩童即将得到糖果的愉悦。

哼…。
目光狐疑,中原中也喉结微翕,鼻端嗤出一截短音。“你又在动什么歪心思?”他了解太宰治,又不了解太宰治。对其缠缠绕绕冗乱纷杂的思维轨迹,无法理解之时,即直言询问,没有什么值得他产生片刻犹豫感的因素。

-「哈…我猜中了你的回答哦。」
-「中也想来不会擅...

[周王]灰瓦白墙青石路

人群摩肩接踵,衬衫黏糊在身上,分不清罪魁祸首是汗液还是雨水——大抵是这悬于青空的骄阳。

周泽楷穿着V领的短袖衬衫,浅色牛仔短裤,运动鞋。背着块画板,细碎的刘海染了汗水,沉甸甸的垂在额前。他牵着穿着相似的王杰希,湿漉漉的掌心不断传递着热量。并不是件美妙的事情,他们也甘之如饴。

同无数旅人那般,自不同城市相聚一处的他们抛却了战队事宜,如同私奔一般挤入味道古怪的客车中。一路颠簸,周围是不同地区聚起的陌生的面孔。

没有谁认得他们,乐得自在。

俩人儿蹭着旅社老年团的末班车,品尝着山间顺势流下的泉水,听着几位老人清唱不着调的黄梅戏。后座的老人对前座的一对小年轻格外热情,家乡的特产与他们分食。周泽楷...

©哑犬. | Powered by LOFTER